残酷!中国99%的社区养老服务企业都将死掉

时间:2017-02-04 11:49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点击:


目前来看,在中国做社区养老服务的99%的企业,基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一、养老到底需要什么服务?

其实,人老了以后,需要3个最基本的服务。

1.送餐

吃饭是生存的最最基本的需求。老了以后,收入减少了,同时也可能无法自己做饭了,因此,养老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能每天有饭吃,而且不需要自己做。

2.照料

人老到一定时候,吃饭、穿衣、上下床、上厕所、走动、洗澡这些基本动作可能都会逐渐做不了。因此,需要有人照料自己,帮助完成这些事情。

3.医疗

人老了,各种器官机能都严重退化,疾病缠身,需要有医生帮助解决病痛。

所以,送餐,照料,医疗,是养老需要的3大基本服务。

二、关于机构养老和社区养老

先扫一下盲,中国的养老模式,分为家庭养老,机构养老和社区养老三种模式。

1.家庭养老

说白了,就是人老了以后,完全由家庭成员照顾,由家庭成员提供饭菜,帮助完成穿衣、下床、上厕所、走动、洗澡等这些动作,生病了也由家庭成员送到医院并照看。

中国人的养老,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但现在,由于独生子女政策,以及繁重的工作,这种模式已经不太可能实现了,如果是你,你觉得还能24小时提供上述这3项服务来照顾你父母吗?

2.机构养老

简单点说,就是把需要3项基本服务的老人送到专业养老院去。

这是目前存在的主要方式,但这种方式问题很大:

(1)价格太高,大多数人负担不起。

住进专业养老院,其费用至少包括这几项:房费,餐费,照料费,医疗费,以及养老机构的利润,这几项加起来,房费+餐费+照料费+医疗费+企业利润,基本上远远超过大部分人的退休金了。

(2)熟人社交关系消失,导致严重心理问题。

首先由于离开家,没有了熟人社交,孤独感瞬间出现;其次被送进养老院,很容易产生等死的感觉,看着养老院里很多年龄大的不断去世,直接严重打击精神,严重者导致抑郁症。

3.社区养老

简单地说,就是让老人住在自己家里,由社区专业养老服务机构提供上述3类基本服务。

理论上,这种方式,和机构养老相比,对于老人而言,第一是省却了房费,费用似乎可以降下来;第二是保留了熟人社交关系,不会导致心理问题。

似乎这种社区养老的方式很完美,但绝大多数社区养老服务企业根本无法生存,问题在什么地方呢?

三、根本没法养活自己的社区养老服务企业

对于机构养老服务,其成本为:房费+餐费+照料费+医疗费。目前最便宜的机构养老月费用,大约在2000元左右。

对于社区养老服务,其成本为:餐费+照料费+医疗费,似乎可以比机构养老便宜很多。

但实际上,社区养老的服务成本更高,核心原因是一个社区内的消费者数量规模不足,无法摊薄服务成本。

目前,在一个社区,需要提供3项基本服务的老人,基本属于高龄、失能和患病老年人,这类老人大约占社区60岁以上老人人数的10%。

比如,一个10000人的社区,60岁以上老人数量一般占15%(当前中国平均),即1500人,其中150人左右是需要这3项基本服务的。

这里,可以简单估算一下。

餐费:一日三餐送上门,假设按20元一天算,不包括配送费,最低也得600元/月;

照料费:一个最便宜的从农村来的生活护理员,至少得2000元/月,少了没人干;

医疗费:找一个最便宜的专业医生上门服务,即使一周一次,每次100元,至少得400元/月;

因此,最便宜也得3000元/月,其实大家一看估算的价格取值,这种情况在绝大多数城市,几乎是不太可能按照这样的价格找到服务者的。

这里,中国普通百姓的平均退休工资,大约不会超过2500元/月的,因此,理论上绝大多数普通百姓是无法实现住在自己家里获取完整的社区养老服务的。

所以,如上社区,即使分析有150个需要3项基本服务的老人,由于经济原因,顶多只有10%可以负担得起,也就15个左右的老人会接受上述价格。

但为什么机构养老企业可以2000元/月左右收费可以做下来,而社区养老服务企业如果按照2000元/月收费却很难生存呢?

原因就是一个社区内的消费者数量规模太小,无法摊薄服务成本。

例如一个厨师,专门为一个老人做一天3顿饭,收600元/月,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无法满足厨师对月收入的期望值。但如果让他同时为20个老人做一天3顿饭(做1个人的饭和做20个人的饭,其实工作量相差不大),收600元/人,就可以了,因为20个人可以收到12000元,按照常规,大约可以赚20%的利润,即2400元,大致可以满足一个普通厨师对月收入的期望值了。

据一些曾经提供社区老年餐厅的第三方企业估算,一个社区每天要达到2000份订餐数,社区老年餐厅才能保本,显然这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

养老专业机构,把各个社区的少量需要3项基本养老服务的老人集中到一起,这样勉强可以达到一个顾客规模和服务人员数量的最高效率匹配,摊薄服务成本,从而能够获得持平或者微利。

而如果在社区成立一个第三方养老服务机构,提供3项基本服务,则基本上永远都达不到顾客规模和服务人员数量的最高效率匹配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按照2000元/月的价格收费,彻底就是亏本的,根本无法实现持平或者盈利,一般而言,至少要按照4000元/月以上的价格进行收费,才有可能持平或者微利。

事实上,在中国的大部分社区,超过4000元/月以上价格的社区服务,90%的普通百姓家庭都很难持续负担得起了。

因此,在中国,迄今都没有出现能够提供可持续的让社区老人负担得起的社区养老服务体系的第三方企业。

四、如何成为那1%的能活下去的社区养老服务企业?

从上述分析可知,如果提供社区养老服务,收费如果高于3000元/月,则绝大部分的普通百姓无法负担得起而持续使用,收费如果低于4000元/月,则绝大部分的社区养老服务企业无法生存,这就是目前的现状。

这里,一家社区养老服务企业(以下简称A企业)提供了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

A企业的社区养老模式,其核心就是“基于社区公共钱包的补助模式+基于互助共享的服务提供模式”。

1.基于社区公共钱包的补助模式

社区公共钱包是由B公益基金会联合某信息技术公司联合运营的社区互助保险体系,A企业是B公益基金会的独家养老补助支付体系。

这样,事情就简单了:社区养老服务企业按照4000元/月的价格提供社区养老服务,而社区老人可以按照2000元/月甚至更低价格获得第三方养老服务,因为社区公共钱包为社区老人提供了差价补助,4000元/月的收费中为老人补助了2000元/月甚至更多。这里,老人的补助额度是根据其A特权指数所定,一般老人的A特权指数范围为5%-90%。举个例子,如果是65%,那么老人可以获得的补助是4000*65%=2600元/月,老人需要自付部分则为4000元-2600元=1400元/月,这个价格,完全可以让绝大多数普通老人负担得起。

至于如何让老人获得较高的A特权指数,这个就很简单,只需要老人和其子女的日常消费都在社区实体店(A企业经营)和社区周边的授权的店铺消费即可。

2.基于互助共享的服务提供模式

A企业另外一个核心机制是,采用社区互助共享模式提供社区养老服务体系。

A企业通过在本社区招募和培训闲置人员,将他们打造成能够为同一社区的老人提供送餐的社区厨师,为同一社区的老人提供照料的社区护理员,这样人力资源成本大大下降,从而可以提供低于4000元/月的服务价格,甚至3000元/月的服务价格还能实现微利,这样就可以几乎让社区中需要养老服务的老人都负担得起服务价格,同时也实现了企业的持续性发展。

总之,通过“社区公共钱包补助+社区互助共享模式”,A企业成为中国当前唯一可以在社区中提供社区养老的专业服务机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