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养老事业

时间:2017-02-05 14:21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点击: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朱玲在《经济学家茶座》发表的两篇文章:《当我们老了,该如何照顾我们的父母》《父母住进养老院之后》。她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向我们描述了中国家庭养老的现实和难处。
 

面对日益老龄化的社会来袭以及当今家庭居住模式的变化,养老问题特别是高龄病患老人的照料已经成为国家面临的一个主要社会经济问题。最开始步入困境的是“50后”“60后”,他们已经由中年步入老年,除了帮子女照看孙辈外,更多的还要照顾自己年事已高的父母,而最让社会担忧的是国家实施计划生育后的第一代独生子女将承担照看父母的重任。
 

坐在外公的病床前,笔者已经在医院守候多日,由于时逢农忙,笔者代父母照料。外公已经年过八十,身体一直还算可以,虽然患高血压多年,但一个人过得还算可以,退休后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写字、绘画。然而,毕竟年事已高,身子骨说出问题就出问题。最近一段时间,风湿病更加严重,以至于寝食难安,住院时个人行动已经成为半自理状态。外公有三个孩子,一儿两女,母亲是长女,又与外公同在一个村,照看的责任更重一些。如今外公病情严重,远在外地的小姨也赶了回来,三个家庭轮流照看老人。照看的这些时日,笔者一直在想,母亲姐妹三人毕竟还能相互依靠,如果到了独生子女的一代,该如何照看年迈的父母?那时或许我们还在工作,或许我们已在照看孙辈,而照顾父母又需要我们一人承担,没有他人可以接替,那时的情形可想而知。
 

独生子女的这一代,养老问题的压力是巨大的,加之退休年龄延长,养老问题变得更为棘手,尤其是农村家庭的独生子女。父母没有更多的养老保障,子女除了要承受较大的照看义务外,还要承担巨大的经济压力。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朱玲的家庭是幸运的,毕竟他们的二位老人还有退休金、养老金,子女的经济实力也相当不错,父母还能够住得起一个月支付一万多元的养老院。对于农村家庭来说,支付服务到位的养老院费用已经堪比登天,何况独生子女家庭。
 

养老院这个名字,曾经还是家中的禁忌词汇,只有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才会住进去,父母住进养老院则被视为不孝之举。随着人口老龄化,养老产业已经在朝阳下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接受养老机构。面对年迈的父母,或许他们居住外地,或许他们忙于事业,将父母送进养老院可能是无奈之举,然而又是明智之举。正如阿图.葛文德在《最好的告别》中写道的:“养老院关注的内容:他是不是瘦了,是不是忘了吃药了,或者是不是摔倒了;而不是他是不是孤独。”养老机构固然能够给予父母最好的服务,但我们是否想过,在养老院面对室友的离世,老人会有怎样的感受?难怪朱玲的父亲苦笑着说:“住进养老院,那我的生命也就该走到尽头了。”此时的养老院对于老人来讲就是一座隐形的坟墓。
 

最近几日,有好几个读者向小编反应,老家在农村,但是自己在城市买了房子,父母年岁已高,之前没有考虑过的养老问题,现在成为一大家庭难题。农村并没有品质高、服务好的养老机构。对于这个问题,小编听起来很伤感,年轻人毕业以后并不愿意留在农村,更多的想要扎根城市一隅。自身情况好点的到也罢,恐怕更多的家庭也就勉强糊口,更别提孝敬父母,让他们安度晚年。
 

面对中国式养老危局,我们所担忧的也是国家所担忧的。除了让养老机构蓬勃发展以外,需要更多关注老人的孤独感。或许可以几个家庭相互结合,或许可以几个亲朋好友合伙照看,从而降低个体家庭的负担。要着力解决农村养老金问题,既要让老人老有所依,又要让老人有钱养老,这既需要我们个人的努力,也需要国家做强有力的后盾。
 

养老问题关乎每一代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完善养老制度任重而道远,对于一个人口大国来讲更需要时间。面对养老我们所要做的,不仅仅是等待国家的保障,更需要每个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解救我们的养老危局。
 

如何去努力呢?只能靠我们养老圈的人士众志成城,发挥主观能动性,为每一个老人做好我们最优质的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