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为何应者寥寥

时间:2016-07-12 21:04来源:未知 作者:houpu 点击:

【摘要】 试点两年的“以房养老”迎来“大限”。老龄化时代在逼近,以房养老作为完善养老金机制的一个补充,应是解决我国日益严重的养老问题的新思路和新方法。况且我国目前房价走势不明朗,尤其是试点城市中的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房价近些年来猛涨,下一步何去何从分歧较大。

网眼聚焦试点两年的“以房养老”迎来“大限”。这份沉甸甸的养老政策响应者寥寥。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四大试点城市只有60户投保,并且仅有一家保险公司推出了相关产品。据了解,在试点过程中,“以房养老”试点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传统观念。目前“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依然是社会主流,绝大多数老人希望把房子留给孩子。京华时报“供给侧”和“需求侧”需双向发力目前选择“以房养老”的老人,大部分是孤寡、失独老人等特定群体,远未成为大众化的养老保障选择。绝大多数老人还是希望把房子留给孩子,一是担心政策不成熟,害怕最后“没房也没钱”;二是房价确实太高了,老人以房养老了,子女却买不起房,老人们又能真正安度晚年吗?但“以房养老”政策的遇冷,除了这种“养儿防老、给儿留房”传统观念的阻碍,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从政策制定的初衷来看,“以房养老”能够将老年人的房子折现,变成“看得到、摸得着”的钞票,保障和丰富老人们的晚年生活,显著改善生活质量。可是作为一种“舶来品”,面对西方国家和中国国情巨大的差异,以房养老制度在设计之初就应该充分考虑到这种天然的差别,在动力和操作层面提出更合时宜的方案;同时,老人观念的转变、家庭特征的影响只是一种“需求侧”的考量,而更加需要思考的是,“供给侧”方确实能够给老人们提供可与房子等价的产品和服务吗?目前的养老现状是,很多养老院“一床难求”。老人们拿房子换来的钱,如果不能换来合适并且满意的养老服务,很少有人会去以房犯险;在养老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谁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另一方面,“以房养老”涉及社会几大关键领域以及政府部门,又面临房价波动的风险,如果没有完善、透明、公正的法律环境,将很难广泛推行。作为供给侧方的政府相关部门和金融、房地产、保险等企业,当务之急是加大养老机构建设,挖掘潜在资源补足短板,吸引更多社会力量办养老机构,让老人住有所居、老有所养。老龄化时代在逼近,以房养老作为完善养老金机制的一个补充,应是解决我国日益严重的养老问题的新思路和新方法。但落地不顺,除了观念的阻碍,还有现实的压力和困惑。政策的制定不仅需要开阔的理论视野和科学的顶层设计,更需要真正设身处地为老年人考虑,降低风险、提高服务。“供给侧”和“需求侧”双向发力、双管齐下,才能将“众口难调”的政策变成“众人称好”。陈立民试点不成功是市场的理性选择我国正进入老龄化社会,社会养老压力加大,但养老保障体系却不完善,需要创新多种方式来丰富和补充养老保险体系。而“以房养老”保险产品也是基于这个原因,自2007年被提出后曾一度受到热捧。“以房养老”这种设计当初被宣称是“全世界公认的模式”。但是现实中“以房养老”少得可怜的参与者,如果不能直接说失败,至少可以说没有搞起来。这与当初各界对“以房养老”的期望值,显然存在巨大落差。应该说“房产留给子女”的传统观念,是我国开展“以房养老”的难点之一。人上了年纪,不把名下房产留给孩子,反抵押给保险公司,这在许多家庭是不能接受的。“以房养老”成单率不高,一方面是由于大部分老人更愿意把房子留给孩子。另一方面,即使部分老人愿意参与,但是子女或者亲属不同意,由此引发家庭矛盾,自然也会让他们打消参保的念头。排除传统观念上的原因,“以房养老”经营惨淡还有一个重要的现实问题。从现实情况来看,有房子特别是有多套房子的老人并不缺钱花;那些真正缺钱花的老人,要么没房子,要么房子不能转让。比如农村老人,想以房养老也没办法。所以,“以房养老”只是丰富和补充养老保险体系的锦上添花之举,让有条件的老人享受更加“有品质”的生活;而不是可以解决中国广大老龄人口养老难题的雪中送炭之策。毕竟符合参与“以房养老”条件的老人并不普遍,从这个角度来说,“以房养老”从被提出以来就本不该受到非理性的追捧。况且我国目前房价走势不明朗,尤其是试点城市中的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房价近些年来猛涨,下一步何去何从分歧较大。房屋估值难及房价波动,这也是保险公司和老人对“以房养老”不热衷的原因。房价有风险,谁也不知道二三十年后房价怎么样,倘若大跌了怎么办?还有,70年产权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明确,老人的房子到保险公司手上的时候,可能快要到期了,假如要补缴土地出让金,又该怎么办?而且房子是需要维修成本的,存在成本超支的危险。综合上述种种原因,“以房养老”经营惨淡并不是其“美丽前程”的一次小小意外,而是针对目前中国现状的必然结局,是市场的理性选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