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策必读丨以国有资本为支撑加快发展养老产业

时间:2016-07-12 21: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王会生
 
  加快发展养老产业,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重大战略任务,是党和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部署的重要民生工程,是全社会的一项重要共识。以国有资本为支撑发展养老产业,有利于国有资本服务社会、惠及民生,拉动消费、扩大就业;有利于引导各类社会资本进入养老产业,发挥投资引导带动作用,加快养老产业发展;有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有利于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和谐,推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我国老年人口基数大、比例高、增长快
  2011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材料显示,全国总人口为13.7亿人,60岁及以上人口为1.77亿人,占13.2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18亿人,占8.87%,老龄化进程明显加速。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人口老龄化具有五个突出特点。
  一是老年人口绝对数量大。我国老年人口绝对值为世界之冠,目前是世界上唯一老年人口过亿的国家,也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发展中国家。老年人口约占亚洲的1/2,全球的1/5,到2050年前后,老年人口总量将逼近5亿,超过发达国家老年人口的总和。
  二是老龄化发展速度快。我国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达1.27亿,超过整个欧洲,是美国的3倍。从进入老龄社会到中度老龄社会,法国用了115年,瑞典用了85年,英国用了45年,我国预计只用23年。从中度老龄社会进入高度老龄社会,我国预计不到10年。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提升速度之快,是全球人口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
  三是高龄化趋势明显。专家预测到2049年,我国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将增长到1亿,平均不足5年净增加1000万,年均增长210万,是世界上80岁以上高龄老年人口规模最大的国家。
  四是城乡老龄化差别大。我国农村老龄化显著高于城镇,呈现出城乡倒置的局面。按常住人口计算,目前全国近60%的老年人口生活在农村,全国约有28个省区的农村老年比例高出城镇20%以上。
  五是地区之间人口老龄化程度发展很不平衡。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地区差异比较明显,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个直辖市和浙江、江苏、山东等中东部经济发达的省市人口老龄化的程度比较严重,而西部一些经济欠发达的省份如新疆、西藏、青海、宁夏等人口老龄化程度相对较小。
  人口老龄化对我国可持续发展已产生深刻影响
  近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已开始逐步显现,人口老龄化与经济社会发展不适应、不协调的矛盾和问题日益突出。
  人口老龄化问题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影响。人口老龄化问题首先是一个重大经济问题。人口老龄化改变了劳动力结构、消费需求结构和国家税源结构,给经济发展、资源配置、资本积累、劳动力供给以及技术进步产生深刻影响,降低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一是“生产型”人口减少,导致劳动力供给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劳动力低成本优势逐步丧失,我国长期享有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比较优势和国际竞争力受到削弱。二是“未富先老”,导致经济运行成本发生重大变化。发达国家经济发展与老龄化同步,而我国人口老龄化是在尚未实现现代化、经济还不发达的情况下提前进入老龄社会,面临“未富先老”和“未备先老”双重挑战。三是“消费型”人口增加,导致消费需求结构发生重大变化。随着老年人口在总人口中比重刚性上升,家庭、社会、国家用于养老支出的持续增长,将导致实体经济中用于消费的比例提高,用于储蓄和投资的比例降低,进一步降低经济的潜在增长水平。
  人口老龄化问题对和谐社会建设的影响。随着老年人口增长高峰到来,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将进一步加快,加剧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协调的矛盾。一是家庭养老功能严重弱化。我国绝大多数老年人居家养老,全国一半以上的老年人在农村,主要依靠家庭养老。人口老龄化在加重家庭养老负担的同时,也改变家庭结构和规模,削弱家庭养老功能。二是代际协调发展的矛盾日趋复杂。代际关系协调和价值互补是保持社会稳定和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三是老年人脱离社会问题将日趋严重。社会和家庭习惯把老年人作为照顾对象,老年人被隔离在社会主体之外,与中青年人在思想观念、行为取向和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差异将不断扩大,削弱社会融合发展的价值基础。
  人口老龄化问题对社会治理的影响。随着老年人对社会保障、社会服务、公共安全、权益维护、平等参与、文化娱乐等方面的诉求越来越强烈,参与社会发展、共享发展成果的要求越来越迫切。尊重和满足老年人利益诉求,将成为社会管理的突出问题,如果处理不当,有可能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因素,给社会稳定带来新的问题和矛盾。
发展养老产业是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有效途径
  我国是“跑步”进入老龄化的。从目前我国养老产业的发展看,还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表现在五个方面。
  养老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我国的养老产业才刚起步,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以养老床位测算,按照国际通行的5%老年人需要进入机构养老标准,我国至少需要800多万张床位,而现在只有约250万张,缺口达550多万张。特别是要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目标,养老产业发展空间广阔。
  供给不足,产业化程度较低。近10年来,中国80岁以上高龄老人已超过2000万,居家和社区养老产品供给不足,远远不能满足需要。2013年年底,我国共有养老床位500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25张,不仅低于发达国家5%~7%的比例,也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2%~3%的水平。
  发展不平衡,供需不匹配。养老产业区域、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特别是农村养老机构基础差、起步晚,面临问题更为突出。由于缺乏科学的规划布局,养老机构一床难求和床位闲置现象并存,结构性矛盾突出。一方面大量老人无床位养老,另一方面许多高端床位被空置。尤其是半自理和不能自理老人,养老需求更加得不到满足,提供一站式养老服务的机构更加少。
  政策支持力度较大,但落实不到位。近几年来,国家为了扶持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机构或参与养老产业的发展,在土地供应、资金补助、税费减免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但由于一些地方未将国家政策具体化,缺少相应的配套实施机制,土地供应、规划建设、税费减免等优惠政策在一些地方难以落实,未能充分发挥优惠政策对社会力量发展养老产业兴办养老机构的激励扶持作用。
  专业人才缺乏,服务标准化水平不高。老龄人口的增多对医疗卫生、休闲保健、托管托养、家政服务专业服务人员的需求大幅增长,潜在需求在1000万左右。但目前一些养老机构的专业护理、管理人才缺乏,从业人员素质和服务管理水平不高。全国从业人员不足百万,取得养老护理员职业资格的仅有几万人,大部分养老机构缺乏医生、护士、营养师、康复师等专业人员,尚不能适应社会不同收入群体的不同养老需求。
  发挥国有资本在养老产业发展中的支撑引导作用
  国有资本加大对养老产业的投入,以国有资本带动社会资本,加快养老设施投资建设,满足不同层次的养老需求,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国有资本“重点提供公共服务、发展重要前瞻性战略性产业”的发展定位。
  加大对养老产业的投入力度。养老是高投入的产业,仅靠政府投入远不能满足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的需求,特别是养老产业的主要领域前期投入较多、回报周期较长,现阶段老年人实际消费支付能力有限,民间资本参与意愿不高,需要国有资本加大投入,推进产业化进程,引导和带动社会资本的参与,集中社会资源和资本发展养老产业。
  加快培育养老产业市场。我国养老产业由于土地、资金、劳动等生产要素长期供给不足,产业发展缓慢,市场发育程度低。国有资本加快进入养老产业,把政府的力量、企业的力量、民间的力量、慈善公益基金的力量聚合起来,将养老住宅、金融、家服、消费、文化等产业带动起来,推动形成养老服务标准化,有利于培育市场,形成公平有效的市场竞争,释放养老产业的增长潜力。
  探索建立养老产业的盈利模式。“盈利”是养老产业发展的基本动力。养老产业带有一定的社会福利性质,目前除了北京的太阳城经过13年的努力与摸索刚刚开始盈利,我国真正以养老为主业的盈利模式仍未形成,亟须国有资本以高度的社会责任心,急政府所急、想社会所想,在不以“盈利”为唯一目的前提下,发挥国有资本的优势,在微利基础上逐步探索建立养老产业的盈利模式,为社会资本进入养老产业铺路造桥,促进规模化和连锁化养老产业盈利模式的形成与发展。
  打造养老产业集群。养老产业作为一项产业系统工程,涵盖老年人衣食住用行等各方面需求,涉及生产、经营和服务等多个领域,具有产业链长、涉及领域广等特点,并对上下游产业具有带动效应,增长潜力巨大。国有资本加快发展养老产业,培育龙头企业,打造养老产业集群,形成老年住宅产业、老年金融产业、老年家务服务业、老人消费产业、老年文化产业,有利于培育一批产业链长、覆盖领域广、经济效益显著的养老产业集群。
  推动养老金融服务发展。养老金融服务是养老产业的高端服务业,具有较大的市场需求和开发空间。国有企业具有金融资源和资金优势,推动养老金融服务业发展。一是推动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二是探索“以房养老”模式;三是创新养老产业的融资方式;四是探索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和全国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基金与养老产业的有效结合和利用模式。
  推进医养融合发展。医疗服务是养老服务的重点和难点。提供医疗服务往往需要积累深厚的专业医疗机构,而养老机构专门配置医院往往成本很高,一般无法承担,通常以建诊所提供日常简单的医疗护理,或与大医院合作建立绿色通道的方式提供应急性医疗服务。国有企业发展养老产业承载着一定的公益性功能,能从更长远的眼光进行系统性设计,推进医养融合发展,促进社区医疗服务嵌入养老产业。
  此外,发展养老服务产业,还需要政府大力扶持。一是确立养老产业的民生定位。二是确立养老服务作为准公共产品,实行部分政府采购,或由政府给予一些资助补贴,或政府以担保方式贴息养老产业。三是协调规划部门与用地部门的统一衔接,由政府出面保证“人均用地不少于0.1平方米”养老用地的落实。四是实行统一的税费优惠政策,包括营利性养老机构建设要减半征收有关行政事业性收费,提供养老服务减免行政事业性收费,及相关征免减税收政策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